• <input id="qma6k"><input id="qma6k"></input></input>
    <object id="qma6k"><s id="qma6k"></s></object>
    <menu id="qma6k"></menu>
  • <blockquote id="qma6k"><samp id="qma6k"></samp></blockquote>
    <menu id="qma6k"></menu>
    首頁 > 公司新聞

    咨詢客服:  QQ:279247780

                QQ:87427633

                QQ:375983831

    電      話:0574-83035936

    手      機:13486489501

                18958279518

    地      址:寧波市鄞州南部商務

                區泰康中路456號604B

    透過長租公寓暴雷,從財務風險來看“互聯網思維”創業的病根
    [日期:2020/12/16] [閱讀:5] [關閉] [返回]
     

    從事咨詢行業久了,形成了一種急診室老醫生的思維:看慣了生死。我是看慣了企業的生死。同醫生不一樣,我不僅研究企業死掉的原因,也研究企業出生的原因。

    2015年被稱為創業元年,這一年創業這杯咖啡的泡沫有點大。全國企業數量增長率達到了二十年來的最高點20.1%,而本年度新增企業數量則達到了366.5萬家。然而,同時期與日本及歐美國家相比,中國企業平均壽命是最短的,僅為2.5年,集團企業平均壽命僅為7.5年。

    各種因素作用下,太多想要“改變世界”的人跳出來創業,各路大神成為光鮮亮麗的“投資人”。于是,最活潑的氧化劑和最活潑的還原劑在2015年這個大容器里碰撞在一起,最劇烈的創業“化學反應”在這里發生也在這里歸于平靜。最后大多數各回各家各找各媽,Tony變回了二狗子,Nancy又重新成為翠花。

    本文我從財務風險角度來聊一聊:經受了5年的打怪升級走到今天才樓塌了的明星創業公司——XX長租公寓,本文簡稱其為“DK”。

    資本是神還是魔?

    DK成立于2015年初,截止到2020年初IPO之前,其完成7輪融資,加上IPO募資累計8輪,總金額高達67億元。從創始人拿著100萬元創業到上市24.65億美元的市值,僅用了5年的時間。

    如果以IPO為時間節點,這是一個創業者+資本助推的又一創業成功案例。不過自2020年2月13日,其股價達到最高點后便開啟了一路下跌的趨勢直至暴雷。

    最低市值僅2.5億美元,最新市值約6億美元,對比其約10億美元的總融資額,我們拋開公司隱形價值不談,從總市值與凈資產之比和總融資額與總市值之比來看,其凈資產就縮水的相當可觀,而公開的實際數據也可以看到變化趨勢:如下圖。

    打個比方:小明全部身家只有3000元,然后借了7000元買臺電腦開網店。如果能成功則能夠成為其唯一收入來源;可是借了錢買了電腦后電腦被他摔壞了,想要賣的話只能估價2000元,并且買方還不一定能保證修好電腦,修不好,則買方的2000元也是打水漂。

    對各方來講,這是一個多么尷尬的事情?

    但反過來想,每一輪融資時,尤其是后期的融資輪次,如此大額的股權投資,盡調過程中不會發現財務風險嗎?

    大機構有非常強大的專業團隊,這個風險一定是會發現的。這個思維邏輯就像“荷蘭郁金香事件”一樣,總會有人認為估值還會上升,創始人對此也會樂此不疲,總會有下一個接盤的人進來,最后就看誰是接盤俠。

    當然,我們并不能因此而否定資本的價值。金融作為實業發展的助推劑自然有其存在的價值,只不過作為創業者要認真思考什么時間拿錢、什么樣的方式去拿錢、拿誰的錢、拿來的錢怎么用,更不要因為拿到了錢覺得自己的身價就真的是融資輪次所對應的公司估值。

    那只是一個數字,數字不等于你自己口袋里的現金。我經常思考八個字“心存理想、克制欲望”。

    公司賬面上的錢,哪里是紅線?

    DK公司為了讓公司規模化擴張、市占率快速上升、估值快速增加,除了采用股權融資之外,還有很重要的一個方式就是租金貸。

    租金貸:指的是租客在與長租公寓企業簽下租約的同時,與該企業合作的金融機構簽訂貸款合約,一般由該金融機構替租客支付全年房租,租客向該金融機構按月還清租房貸款,相應的貸款利息一般由長租公寓企業代為支付。

    實際操作中,很多租客在租房時并不清楚已經申請了貸款,每個月付的錢以為是房租,實質上是還的貸款。

    出借方則會把租客一年期的租金一次性付給DK公司,DK公司再付給房東房租時則是按月支付,按照DK公司管理的房間數量對應其平均租金。

    這樣,在DK賬面上形成了數十億元的資金池。從財務角度,這數十億元屬于負債,并不屬于DK的錢,但是融資款(這里不考慮營業利潤,因為DK一直在虧損)并不能支付其擴張速度所需資金以及其他各項運營成本。

    于是,資金池的錢便用來去填補擴張以及運營的資金缺口。考慮到其所管理房屋的裝修成本、空置率、極低的購銷差,甚至出現了價格倒掛等原因所造成的巨額虧損,這些資金缺口最終只會是拆東墻補西墻,直至以暴雷結束這個擊鼓傳花的游戲。

    以上,這也就解釋了為什么DK暴雷后很多人都在問賺差價的二房東生意,又融了這么多的錢,錢到底去哪兒了這個問題。也正是因為DK動用了不屬于自己的錢并且無力償還,所以公司實控人以及其他高管可能會面臨刑事訴訟風險。

    那么,公司賬面上的錢,到底哪里是紅線?

    以DK公司來講,如果只花股權投資人的錢和創始股東投入的創業資金(雖然相比于投資款來講數額微不足道)和毛利潤,那么即便最后被市場淘汰,最終的結果大概率也只能是公司經營不善、投資人投了一個失敗的項目。在股權投資中如果沒有類似明股實債的約定的話,創始股東成員也不會背負巨額債務,用戶也不會受損失,同樣創始人及核心高管也不會面臨刑事訴訟風險。

    拋開DK公司不談,從財務管理角度,通常認為用自由現金流去做高風險但是有突破性的業務是比較安全的,當然也有很多人會認為僅利用自由現金流去做高風險高回報業務不足以滿足擴張需求。在這里反問一個問題:最合適的擴張速度是否等同于最快的擴張速度?

    互聯網思維=盲目擴張?

    很多人可能脫口而出“不等于”,那么為什么不等于?

    我們舉個例子:初中生畢業創業、985高校本科應屆畢業生創業、5年職場經歷人士創業和成功者二次創業,誰成功的概率更大?答案不言自明。

    合適的階段做合適的事情(并不是說學生創業不會成功),這是個數學概率問題。已經成功的人二次創業,有更豐富的管理知識、風險意識、合理的資金使用效率等,所以成功的概率大是必然的。

    所以即便是給大學生500萬元天使投資,大概率也不懂得這筆錢該怎么用,但不代表他一直不會用,所以是合適的階段做合適的事情,最合適的擴張速度并不一定是最快的擴張速度。如果催生的速度太快,那么只能是揠苗助長,我們中國人有句老話叫“德不配位,必有災殃”。

    2015年以來,各行業創業者都在講“互聯網思維”,那么二房東生意和互聯網有一毛錢關系嗎?我認為還是有的。

    二房東生意可以借鑒互聯網工具來提高用戶體驗,提高管理效率,增加用戶基數和用戶黏性,此后再以增值服務作為利潤的加分項,這些都無可厚非。

    值得警惕的是,把二房東生意非要和互聯網思維的高速擴張掛鉤、向以補貼換用戶的模式靠攏,把增值服務變現這個原本是加分項的利潤來源非要搞成主要收入來源,那么到最后也只能是DK的結局。當然,DK也沒什么增值服務,本來就沒什么有價值的利潤來源,這下更少了。

    忘記價值的基本規律是創業的硬傷

    回歸到“創業初衷”這個話題,很多人高喊“為了理想”,為了“改變世界”,我感覺大多數人喊出這樣的口號都太虛偽,除非你已經像馬云一樣有錢并且視金錢如糞土然后去做100%的純慈善。歸根結底,創業更多時候是為了賺錢。

    那就要問了,賺的錢來源于哪里?我相信95%以上創投模式下的創業者都會認為來源于公司做大后的股權溢價。僅從表象上看,沒有什么問題,很多成功的連續創業者也確實是靠這種方式在賺錢。

    可是當我們深究這個問題:股權溢價的錢又來源于哪里?不繞圈子了,根本性來源于公司經營利潤或者“棋子”公司為其目標公司間接創造的經營利潤。

    我們把一個細分賽道的創業者、投資人、用戶看作是一個小生態,如果投入的資本高于這個小生態所能夠創造的利潤,那么長此以往這個小生態必然崩塌。

    當我見證了身邊太多“用戶即客戶”的公司,分析其死亡方式并進行總結后發現:想要活得久一些,首先要想清楚這門生意的利潤邏輯,并且要符合基本的價值規律,要和微信、字節跳動這類用戶型公司的利潤邏輯區分開。

    后者擁有數億甚至十億數量級的用戶,但并不都是客戶,以其龐大的用戶數基礎,想要變現,方法是多種多樣的,而DK這種用戶即客戶的公司主要利潤邏輯基本都是購銷差價。

    回過頭來再看DK公司,為了能比競品公司有更強的競爭優勢收更多的房源,給房東的租金也是通常高于市場均價,而為了能快速獲得現金流回籠,又很多時候以低于市場價甚至低于收房價租給租客,這就出現了價格倒掛,虧損是必然的。一間屋子2000元/月收,1000元裝修,1800元/月租,按照這個模式在擴張中虧損下去,最終只能是既虧了股民的錢又虧了用戶預付的租金。

    我經常對自己和員工講“不求長的最快,但求活得最久”。

    雖然不一定適合所有人,但在當前的經濟大環境下是非常安全的一種做法。用這么多文字來講DK公司,其實包括某共享單車、某英語培訓學校......所有暴雷的P2P平臺,無一例外,都在經營過程中違背了價值的基本規律,觸碰了資金紅線。都在做一個造富的夢,最后有的在睡夢中驚醒,有的在睡夢中死去。

    最后,貼上我創業的座右銘跟大家以予互勉:“心存理想、克制欲望”。

     
    錄入時間:
    三级床上长片完整版录像 - 视频 - 在线播放 - 影视资讯 - 司机看